河北:深武饶安一带人学习普通话的难点及解决办法

来源:衡水师专教育教研室 时间:2009-11-10 16:12 点击:

  摘要:衡水地区深武饶安一带的人学习普通话,较其他市县困难大一些,难点多一些。其主要难点是:声母方面存在尖音现象,韵母方面的“a”音的鼻化和圆唇,声调方面阴平调值偏低,语流音变方面“一”、“不”变读错误和儿化音卷舌幅度不够。对此,可采取相应的解决办法加以纠正。
  关键词:普通话;方言;问题;方法  

  作为普通话水平测试员和口语教师,我对衡水地区的方言情况较为了解熟悉。在测试和教学过程中,我感到衡水地区的深州、武强、饶阳、安平(以下简称深武饶安)一带的人学习普通话时,较其他市县困难大一些,难点多一些。这一带涉及的地域广、人口多,如果解决不了他们学习普通话的困难,将严重影响这一带人学习普通话的积极性,从而影响衡水地区普通话普及工作的全面开展。本文将探讨深武饶安一带人学习普通话的难点及相应解决办法。

  衡水地区深武饶安四个市县,由于地理位置接壤邻近,他们的方言同属冀鲁官话区的石邢片,在方言上相当接近。这一带方言与普通话的差异基本相同。他们在学习普通话时或多或少的带有方言色彩,而且很顽固,不易改正。更有甚者,说出的普通话几乎就是方言。造成这些问题的主要原因是学习者没有找出本地方言与普通话之间的差异并根据差异有针对性地纠正、练习。几年来,在语音理论研究和方言调查的基础上,我总结出深武饶安一带方言与普通话之间存在以下几方面的差异,并根据这些差异分别找出了解决方法。实践表明,将这些方法运用到普通话教学中去,收到了良好的效果,这一带的学生反映运用这些方法学习普通话时既省力又见效。现将探讨分述如下:

  (一)声母方面。深武饶安一带方言中多数地方都有尖音现象,而普通话中只有团音没有尖音。具体说,深武饶安一带方言将“j、q、x”声母字,发成“z、c、s”声母字,如“姐”、“七”、“洗”,发成[tsje ]、[ts’i]、[si],而普通话中这三个字的发音是[tj je ]、[tj ‘i]、[j i]。其错误发音方法有两种:一是发“j、q、x”三个音时,将舌尖放在了两齿之间,俗称“咬舌尖”;二是舌面舌尖同时上抬,舌尖接近或接触上齿背。纠正的办法是:发“j、q、x”三个音时,将舌尖下垂,抵住下齿龈,舌面前部自然抬升与硬腭前部接近或接触。除正确掌握发音要领之外,还须注意:发“j、q、x、”时,舌头的任何部位都不能放在两齿之间。运用正确的方法,拿一些带有“j、q、x”声母的字反复练习,最后多数学生能纠正尖音。

  (二)韵母方面。深武饶安一带方音中最突出的韵母问题是:“a”音及一系列带“a”音的音节发不准确。如带“ai”、“ao”、“an”、“ia”、“ang”等复合韵母的音节。普通话声韵拼合的400多个音节中,带“a”音的有150多个,占三成多。所以发准确带“a”音的字对于说好普通话很关键。深武饶安一带人“a”音发不准确由三个原因造成:(1)“a”音发的靠后。无论是单发“a”音,还是“ai”、“ia”、“iao”等复合韵母中的“a”音,他们发的都靠后,舌高点(即呼出的气流冲击舌面的部位)处于舌根部;(2)圆唇。这一带人无论是单发“a”音,还是复合韵母中的“a”音,都将嘴唇拢圆;(3)舌根部抬升过高。舌根部抬高几乎与软腭接触,造成气流的口腔通道不畅,一部分气流被迫从鼻腔当中出来,从而使口音的“a”带上了鼻音色彩。纠正的方法:(1)是了解普通话中“a”的正确发音,即发“a”时,口大开,但不圆唇,舌头在口腔中平伸到最低状态,舌高点处于舌面中部;(2)是按下列两种办法做硬性改正。一些学生虽然了解了“a”的正确发音方法,但仍然不能将“a”音发准确,这时可做硬性改正:其一是用拇指、食指稍用力捏住鼻子发“a”,迫使气流全部从口腔中流出,直至感觉到鼻腔没有振动感为止。其二是用干净的木条儿压住舌根部发“a”音,嘴唇呈扁形,直至“a”顺畅地从口腔中发出。

  (三)声调方面。深武饶安的方言中声调与普通话的差异主要在阴平调的调值上。普通话阴平调调值是55,是高调,而这一带的阴平调值是33,是中调,听起来比普通话的阴平调明显偏低。我们知道声调的高低主要是由声带松紧造成的,声带拉紧,声调就高,声带放松,声调就低。根据这一原理,我们可采用两种方法纠正阴平调值偏低的问题。一是调值纵向比较读法,即:拿普通话的阴平调与方言的阴平调比较着读,如“mā”,分别读55调值和33调值,孰高孰低,比较即可明了。学习者在纵向比较读的过程中,要认真体会声带拉紧放松的感觉。二是调值横向比较读法,即将一个音节配上四声一起读,如“mā”、“má”、“mǎ”、“mà”,在读时,将四声在一个音高区域内读;在读时,将纵向比较读法中体会到的声带松紧运用到横向比较读法中。在声调练习过程中,先是拿一些单音节按上述两种方法反复练读,然后再过渡到双音节、四音节乃至句子的练习。

  (四)语流音变方面。深武饶安一带方言中在语流音变方面的问题主要有两个:一是“一”“不”的变调不准确;二是儿化发音不准确。

  先说“一”“不”问题。深武饶安方言中这两个字都读成上声字,而普通话中的“一”“不”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读上声。我们知道普通话语流中的“一”“不”两字在多数情况下需要变换声调,从而造成了两字调值的不稳定。“一”“不”两字的调值虽然不稳定,但其变读有很强的规律性,用三句话即可概括:“一”“不”在去声前面读阳平;假如后面是阴阳上(字),“一”“不”读去声;如果夹在词语中,“一”“不”两字念得轻。例如:一度(yí dù)、不够(bú gòu)、一端(yì duān)、不堪(bù kān)、一同(yì tóng)、不难(bù nán)、一体(yí tǐ)、不好(bù hǎo)、看一看(kàn yi kàn)、去不去(qù bu qù)等。(注:上述“一”“不”的注音,是为了让读者明白,有的注的是变调,而实际注音时,只注本调,不注变调,即“一”的本调是阴平,“不”的本调是去声。)“一”“不”读音的练习应在记住规律的基础上,从词语练习开始,同时要积累语感。

  再说儿化问题。儿化是指一个音节带上卷舌动作,韵母发生音变,成为卷舌韵母(也叫儿化韵),普通话中的儿化音在听觉上给人一种轻快感。深武饶安一带人发儿化音的最大问题是卷舌幅度不够。具体说,他们在发儿化音时,舌前部两边卷起,同时舌尖部分向硬腭前部略微翘起,给人的听感上好象有些“大舌头”音,从而缺乏轻快感,纠正的办法是练发“er”音。因为深武饶安一带人在单发普通话中的“er”韵母时,一般都能发准确,而“er”韵母就是卷舌韵母,所以在发“er”韵母时,注意体会舌头向后卷起的感觉,并将这种感觉运用到读儿化音上。(衡水师专教育教研室 耿春红)

最新图文
合肥英语口考首度开考 科大讯飞提供
合肥英语口考首度开考  科大讯飞提供
根据去年12月合肥市考试院公布的2013年中考英语口试改革方案,5月23-24日,[详细]
科技服务教育 科大讯飞绽放第64届教
科技服务教育  科大讯飞绽放第64届教
5 月10日-12日,以展示、交流、合作、发展为主题的第64届中国教育装备展示[详细]

经营许可证编号:B2-20050406 皖ICP备07008815号

© 版权所有   安徽科大讯飞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